数百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纽约领事馆前抗议清零政策

11月29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纽约领事馆前,参与者要求解除清零政策和改革领导层

Mayee Yeh, Deputy Managing Editor

在这个礼拜二,数百名聚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纽约领事馆前抗议中国严谨的封控政策。抗议人数最高近一千人。对许多纽约大学的国际学生来说,中国严苛的新冠政策复杂化了返国程序,同时也严重影响这些学生家庭的生计。

A modern building with white marble facade and diagonal windows is located at the northeast corner of 42nd Street and 12th Avenue.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纽约总领事馆位于第42街和第12大道的东北角。 (WSN)

依据以往政策,就算只是零星的确诊数也需要实施整体静默。封控政策倒置中小企业勒令停业、居民被锁在家中长达数月、学校关闭实体教学课程。封控政策回持续到确诊数清零,实施时间往往长达数月。在领事馆的抗议者有四大诉求:允许公开悼念、结束清零政策、释放维权同胞、保障人民权利。

An arrangement of candles, flowers and texts is on the floor in the center of the protest.
抗议者在会场地上摆设花束、纸条和蜡烛来悼念在乌鲁木齐火灾中逝世的同胞。 (WSN)

“中国人已经活在共产党清零政策的暴政之下三年了,”一张在抗议现场传发的传单上指出。 “今天我们聚集在这悼念因为新冠打压失去性命的同胞并要求中国政府负起责任!”

A middle-aged male protester with his face redacted holds an orange sign in Mandarin.
抗议者举着”共产党下台”的标志。 (WSN)

召集者请参与者携带蜡烛、看板和花束。许多抗议者带了空白或写着抗议字样的标语牌。内容包括:“共产党下台!”、“我想要回家”、“不能 不明白”。参与者齐声合唱了出自于音乐剧《悲惨人生》的《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这首歌曲先前在2019香港反送中游行后被中国音乐流媒体服务全面下架。参与者也合唱了《国际歌》。

[阅读更多: 抗议者聚集华盛顿广场,声援中国国内历史性抗议浪潮]

Two protesters sit in front of an arrangement of candles and cardboard written with Mandarin texts.
两位悼念者坐在一群蜡烛前悼念在乌鲁木齐火灾中丧命的同胞。 (WSN)

其中一位筹办人指到这场抗议是为了要提供维吾尔人一个空间。在现场的维吾尔人朗诵在乌鲁木齐火灾中逝世者的名字,也有人挥舞东突厥斯坦的旗帜以示支持。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先前指控中国对维吾尔人采取种族灭绝政策。中国政府至今一向否认西方对其的违反人权指控。

“我看见了、我们看见了、我们维吾尔同胞也看见了,”一位讲者呐喊。 “永不忘记、永不放弃”。

抗议的范畴不仅包涵新冠清零政策。许多行动主义者发出对香港独立和台湾独立的声援。其他则要求中国国内政治体系的透明化和废除媒体审查制度。对于这类的抗议,中国官方媒体往往把矛头指向境外势力的影响

Protesters with most of their heads and faces covered, raise signs in Mandarin.
抗议者举着“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电影自由」和”没有暴徒只有暴政“的标志。 (WSN)

“言论自由!”在标语牌上写着,“我不是境外势力,我是中国人!”

有些较激进的抗议者呼喊「习近平下台!」并且要求中国共产党转移政权。一位美国籍的纽大校友指出他的岳叔/舅在中国被莫名逮捕并在狱中遭受折磨。这位校友说参加这次的集会游行是来支持在国内的同胞。

“人民一直在跟政府诉苦但政府选择漠视我们的哀嚎,因为在政府眼里他们不可能犯错,”一位抗议者说到。“就算疫情缓合了政府依旧会继续让人民失望,而更多人会因此失去性命。这肯定会发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而已。”

A Winnie-the-Pooh jar with the cap detached lies on the ground against a brick wall. A protester stands to the side.
在会场上有一个盖子打开在一旁的小熊维尼状罐子。 (WSN)

在抗议现场,暗指习近平的小熊维尼形象出现在了传单和气球上。其中一个标语牌上有一个小熊维尼手持空白A4纸的插画,而A4纸正是此轮抗议的标志之一。小熊维尼气球其中一面的眼睛被划了叉,另一面则写着“不自由 毋宁死”。现场还有一个头被拧下来放在旁边的小熊维尼饼干罐放在一旁的地面上。

抗议者们高喊“这是我的职责 It’s my duty”的口号,而这个在近期抗议中很常用的口号背后还有一个典故:在1989年天安门广场抗议中,一名男子面对媒体用英语回答了相同的话语。在近期的抗议过后,中国媒体在11月30日上午发表了前国家主席江泽民去世的消息。他在天安门事件后升任中央委员会总书记。

有些示威者表示他们参加抗议是因为意识到了自己身在海外能这样做的特权,而另一些人则表示他们是出于希望中国变得更加民主的目的来参加的。

“我不知道在海外的中国人怎么能对这件事如此无动于衷,”一来自上海的纽约大学学生说。“因为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有家在那边,在国内。”

 

文章由叶美仪编辑报导。

翻译由王小明提供。

本文内影像内容并不代表摄影记者本人立场。

Contact Mayee Yeh at [email protected]